您的位置: 宝山信息网 > 体育

终末之龙 第九百六十八章 光之塔(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4:04

终末之龙 第九百六十八章 光之塔(下)

“你应该听说过影舞者。”佩恩抬头望向石壁上的血洞。

“可他们也终究只是血肉之躯……而不是一道影子。”帕纳色斯回答。

“是的。”佩恩叹息,“影舞者的身上满是刺青,那并不止是某种标志。虽然十分危险,但如果有必要,刺青中的魔法能够让他们融入周围……融入树木或岩石,甚至流水之中,仍行动自如,所以他们才能无处不在,却难以察觉。”

这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最初那刺青甚至能控制影舞者的生死……那从人类的狠毒与残忍之中学来的伎俩,最终还是在某些长老的强烈反对之下被抛弃。

帕纳色斯沉默了一小会儿。影舞者的诞生不过千年,而他们的存在,包括他们的训练方式,都牢牢地掌握在长老们的手中,即使身为鹿角森林的统治者,他对这些神出鬼没的杀手也的确所知不多。

血沿着墙面一直流到了地上,似乎连绵不绝……似乎受伤者依旧静静地潜伏在岩石之中,等待另一个机会——或等待死亡的降临。

帕纳色斯仍有许多不解,却突然不想再问下去。难以形容的憎恶让他觉得这纯白的高塔也失去了曾令他心生敬畏的神圣……即使欧默并非他所信奉的神,那敬畏几乎出自本能。

然而,那些自称为信徒的精灵却玷污了他们的信仰,也玷污了这座怀着真正的信仰与激情才能建起的高塔。

这令他愤怒而鄙夷。

光明之下必有阴影——他能接受这个,却不能接受这样……试图将所有黑暗掩盖在虚伪的光明之下。

“你们的魔法……很特别。”佩恩显然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看着帕纳色斯身后的弓箭手收回长弓,并不掩饰他的好奇。

“这是很古老的魔法。”帕纳色斯伸手,索米尔便一声不响地将自己的武器交到他的手中。

“据说是在我们的祖先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国度之前……在没有君王,唯知神祇,自由自在地在密林中,在荒野之上,群山之间,和野兽们一起奔跑狩猎的时候,最初创造的魔法之一,除了无需箭矢也能破开任何防护,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帕纳色斯轻弹弓弦,“这是用风翎兽的筋做的。”

弓弦是泛着点微光的淡黄,木质的褐色弓臂则简朴而流畅,除了内侧一线用金属丝镶嵌,细得几乎看不出的符文之外,并没有任何装饰。

“……我从未听说过。”佩恩有些怅然,“我们忘记了许多东西。”

“不,我们没有。”帕纳色斯笑了笑,不无骄傲,“我们没有忘记。”

“我们”——即使分隔数千年,他们仍是同一个种族。

彼此间的猜疑似乎在他们相视一笑时悄然消失。帕纳色斯将长弓还给索米尔,随口问道:“所以,你早就知道这是个陷阱?”

“在我想要找个借口进入这里的时候,就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送到我的面前?”佩恩并不否认,“这样难得的好运,我已经许久不曾有过。”

“如果我告诉你,因为两天前卡奥·风语者‘无意间’提起这座塔里有关于我的祖先的遗迹,我才一时好奇……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相信。”帕纳色斯直视着他。

“我至少愿意相信……无论如何,你不会想要为谁‘代劳’。”佩恩坦率地回答。

帕纳色斯的嘴角勾了勾。对他而言,这其实……也已经足够。

他环顾四周,长长的阶梯不知到底伸向何方,视线可及之处,却再也不见那些如雕像般的守卫,也不再有谁试图偷袭。

“……我们真的还在塔里吗?”他问。

“当然。”佩恩冷笑,“除了利用这座塔的力量,他们还能做什么?”

他挥了挥手,刚才那个施法的精灵再次站了出来,抬起双臂,掌心间浮起一颗无色的宝石,在她低低的咒语声里越来越快地旋转着,将一圈圈符文投射开来。

她的声音与大多数精灵相比过于低沉,甚至有些沙哑,却意外地动听。帕纳色斯静静地看着她,莫名地觉得一身飘逸的长袍会比她身上精致贴身的皮甲更适合……而那样的装束明明并不符号他的喜好。

精灵的最后一个音节骤然升高,仿佛冰层破裂般的脆响。那颗宝石流星般划了出去,带着耀眼的光辉,破开了他们眼前的迷障。

“法兰蒂,她是欧默的咏者。”佩恩低声告诉帕纳色斯。

而这里……毕竟曾是欧默之塔。

帕纳色斯挑了挑眉:“我以为所有的咏者都忠于长老会。”

“我忠于我的神明。”法兰蒂转身向帕纳色斯微微一笑,“而他已为我指出当行之路。”

她的眉细而长

终末之龙  第九百六十八章 光之塔(下)

,微微扬起时透着骄傲与无畏。

帕纳色斯低头致歉。他其实并没有怀疑的意思——佩恩能在这种时候把她带在身边,已经足够说明对她的信任。他只是……

他突然间不太确定他到底是想干什么……也许那见鬼的光对他依然有什么影响?

他压下心中疑惑。墙上的浮雕已经悄然改变,前方依旧是蜿蜒的走廊和连绵的阶梯,周围的光芒却黯淡了许多,连依旧洁白无瑕的石壁上,都恍惚浮起迷蒙的黑雾。

“我们上去的时候并没有经过这里。”帕纳色斯说。

“因为这里是塔底。”佩恩将视线投向右侧的走廊。

走廊上所有房间的门都关得严严实实,唯有一扇洞开,像一张张开的巨口,等着猎物自投罗。

佩恩笑了起来。

“几个月前我不得不冒险将一个人类带入这座塔,”他说,“只为了能够打开这扇门……如果只是想要让我进去,何必这么费力?只要说一声‘请’,我会十分乐意……甚至迫不及待。”

没有谁回应他的讥讽。寂静之中,只有石壁间忽远忽近,却始终没有消失的沙沙声,蛇一般盘旋在他们周围。

帕纳色斯眯了眯眼。如果把佩恩诱进这扇门真是背后的操纵者的目的……刚才的攻击又有何意义?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佩恩举步向前时,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

.

玉溪治疗白癜风医院
玉溪癫痫病
玉溪癫痫病医院
玉溪癫痫病医院费用
玉溪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