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山信息网 > 娱乐

游灵之心 第一百零八章 不腐的身体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05

游灵之心 第一百零八章 不腐的身体

身体在急速的下坠,在浮空术的支撑下,洛雪与壳儿安然落地。

周围滚落的随时砸到洛雪的头上,借着照明术的光亮,能够看到头顶的黑眼在洞口顶端踌躇不前,像是有结界一般。

洛雪仰面大字躺在了底端,他转过头,看到了两处微弱的光芒。

这两个光芒一个是莹润的绿色,一个是内敛的黑色。

绿色的光芒就不说了,这黑色的光芒就像是有着白色的边线,可是内里漆黑一片。

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场地,就是小河狸来过的地方,像是一个地下广场。

“有光……”洛雪看着这两处星光,突然一种恐怖的讯息侵袭了他的脑海。

在地面上一处凸起的岩石上,壳儿也瞪着施加了法术的双眼,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波动的元素。

三面是平滑的岩石墙壁,角落里的他们在短暂的休息。

虽然明明是逃过了危险,可是洛雪浑身的汗毛直立,他感觉到有在无光的黑暗处,有无数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仇恨的目光锁定在洛雪的身上,让他胸口的吊坠发出了橙光。

可是反观壳儿,有一种未知的能量让它正闭着眼睛享受。

“你没有感觉到这里很危险吗?”洛雪抽出了小刀,现在只在心里希望能够蹦出来一只魔兽也好,不要再是这种无形的精神威胁。

“壳儿感觉很舒服,就像是泰德爷爷摸着自己的头一样。”它惬意地说道,抖了抖自己的身体。

这种单独针对他自己的压迫感让洛雪举步维艰,他指着远处的两个星光,对壳儿说道:“在那两处星光的中间,有一个东西!”

能够随时传送的壳儿一点儿也不害怕,它飞向前,开启了夜视法术,不由得惊呼出声。

“啊!这里有一个人!”壳儿害怕得赶紧飞了回来。

密闭的墓穴里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人,让洛雪的心里发麻。

该不会是阿尔瓦的尸体吗?洛雪谨慎地问壳儿:“他在动吗?”

如果那人活着的话,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壳儿心有余悸,它缩在洛雪的肩头,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没动,好像是一个死人,可是又不太像。”壳儿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洛雪有些迷糊。

不过他还是手持小刀,在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动。

这里实在是安静得不可思议,洛雪不得不每一步都停下观察,即使这样让壳儿嘲讽自己胆子小。实在是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实在令他感觉不舒服。

“刚才可是谁被吓了一跳啊。”洛雪瞟了一眼,让壳儿缩回了脖子。

奇怪地是,在谨慎地行进了十几米后,那种被看穿一切的感觉不翼而飞,胸口的吊坠也恢复了颜色。

随着接近和照明术的顾及,他看见了眼前不动的人的样子。

杂乱的胡须,古朴的衣服,他坐在了一个快要腐朽的木椅,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完全没有半点的腐坏。

在他的胸口,有一个黑色的草叶状植物,在疯狂地扎根猛进。

果然是你,圣魔导师……阿尔瓦。洛雪喃喃自语,一种伤感油然而生。

再强大的人,也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袭。如今已经死去,躯体还要受这些死灵草的控制。

但是死灵草的扎根似乎并不顺利,在老者正对面的五米处,是房间真正的出口,那里有一个半透明结界,隔绝了死灵草的控制。

于是结界外,死灵草的躯干失去了本体的控制,无意识地化作了黑烟,堵塞了整条通道。

这道结界让洛雪感觉到分外地熟悉,相辅相依的灵魂气息在在结界周围环绕,抵挡黑烟的侵蚀。

死去的人,残存的意志化作了环绕周边的势,依旧在顽强地抵抗死灵的侵袭。

洛雪喃喃自语,小刀划过一道弧线,环战技油然而生,切断了死灵草与阿尔瓦尸体的控制。

又是死灵草凄厉的尖叫传来,它失去了寄主,丧心病狂地化作黑烟要扑在靠得最近的壳儿身上。

洛雪一把挡住了壳儿,任凭黑烟灌胸而入。反正已经被寄生得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但是预料的痛苦没有传来,洛雪迟疑地摸向胸口,掏出了一片树叶。

嫩绿的树叶变得漆黑无比,牢牢地将这股黑烟封死在了里面。

于此同时,结界外的黑烟彻底地湮灭,失去了敌人,结界也应声而散。

就在这时,那副原本是尸体的阿尔瓦张开了眼睛!

原本因为洛雪的突然动作,而被吓了一跳的壳儿这会更是魂飞魄散,尖叫着飞到了洛雪的头上,用头发当做掩体。

阿尔瓦的双眼无神,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要说些什么。

“东西,拿走一个……传承――我给你。”阿尔瓦的话说出了口,可是并没有任何动作

游灵之心  第一百零八章 不腐的身体

“……”数百年前的语言虽然于现在有些差异,但是同为森之国的人,洛雪勉强听懂了一些。

他能够看到阿尔瓦的胸口处,原本死灵草寄生的地方有一个大洞,看到淡蓝色的灵魂被吞吃了一半。

东西他能够明白是什么,就是他身边的两处光,一个是温润的绿色暴雨,一个是黝黑的木炭。这两个东西都附了魔。

可是传承什么的,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这或许与他的灵魂已经不完整有关了,一代传奇,居然就此断了传承。

他看向消散的灵魂,和再没有动作的阿尔瓦,在他尸体的背后,露出了一撮白毛。

“又是什么东西!”壳儿这回缓过气来,法术机关枪蓄势待发。

“别急,这是我这次来要找的小家伙。”洛雪制止了壳儿,微笑着向白毛说道:“小家伙,危险已经解除了,还不出来吗?”

一只干瘦的小河狸探头探脑地钻了出来,被洛雪一把抱住:“你可是帮了大忙了,要不是你的提醒,等到几天之后,整个凡水镇恐怕就得因此遭殃啊!”

不明实情的小河狸无力地挣扎着,发出渴渴的叫声。

这么长的时间,他依靠房间内生长的发光黏菌为食,最后全部吃完了之后,不得已选择觉醒了一个能够帮助它逃离的能力,勉强逃了出来,可是还是被黑手捉了回去。

最后绝望之际听见了有人的对话声,期待获救的它发出了最后的呐喊。随着爆破声越来越接近,对人类的惧怕又让它躲在了阿尔瓦的背后。

“好的,等出去后你就能吃个饱了!”洛雪摸着小河狸的头,听从了阿尔瓦最后的话,选择了其中一项宝物。

在上个宝物的高台上,有魔法阵的纹理,他们自发地运转着,像是拿起一种一个,就会触发一种机制,同时拿走两个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双手一触及到温润的宝玉,就感觉到活力迸发,就像是身体在不停的复原;而接触到木炭就感觉到心灵祥和,就连心中隐隐的杀意都被压制了下来。

这块漆黑的木炭并不是木炭,而是蓬松的一块小木板,上面被虫蛀了好多洞,但是这些东西却巧妙地构成了附魔法术的雏形。看样子木板抵御不住时间的侵袭,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在台子的下面写着镇魂木三个字。

但是它却更加适合洛雪,毕竟他已经有了战斗治疗的战技了,不需要再来一个身体复原的法术。于是拿起了这块镇魂木。

除魔戒指,水滴吊坠和镇魂木,三者都是对灵魂有一定裨益的宝物,而且更神奇的是三者同时佩戴在一个人身上,居然没有发生剧烈的冲突。

张家界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张家界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张家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张家界治疗宫颈炎方法
张家界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